dxc__tz2402387.JPG

西城男孩(WESTLIFE)/ 愛就在這裡(WHERE WE ARE) 
 
2009年四月,西城男孩四位團員齊聚在Mark Feehily位於倫敦市中心的公寓裡。Shane Filan、Kian Egan、Nicky Byrne和Mark在2008年休兵了一年,在此之前,他們締造了史無前例的14首冠軍單曲、十張冠軍專輯、四千萬張以上的唱片銷售量、逐年衝破各項紀錄、精采炫目且風靡歌迷的各場大型演唱會等等佳績,他們成為可能是全球識別度第二高的愛爾蘭人,僅次於U2合唱團團長Bono。經過一年的休息之後,四個人坐在Mark家的客廳,回顧過去一年各自生活的點滴。Shane以十足自信的口吻說:「我們告訴彼此,我們不能因為市場需要而灌錄唱片,我們要因為自己想要才錄唱片。」

西城男孩的四位團員魅力無法擋,是樂觀進取的演藝事業模範生。他們在休兵期間還是參與了一些社交活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Kian在巴貝多舉辦的婚禮。他們也花了12個月寶貴的時間,各自從個人的角度回顧自己的成長歷程,而先將過去十年來英國最賣座的偶像團體這樣的身分置諸一旁。他們的成功帶來的總和和報償,還比不上他們為穩坐流行樂壇頂端所全力投入的辛苦和努力。不消多說,專輯自己不會平白無故賣出千萬銷量,那需要時間、努力和來自四位西城男孩每一個人的戰鬥力,更不用說他們每天都需鍛鍊歌聲和表演技巧:「我們幾乎忘了不是西城男孩時的自己是怎樣的。」Mark表示。

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當西城男孩成軍之初–在“Flying Without Wings”、“World Of Our Own”、“What Makes A Man”、“Fool Again”、“My Love”這一連串暢銷白金抒情歌曲,以及他們最具代表性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換key演唱的表演之前-,他們真的都還是男孩。當時他們的年齡從17到19歲,而當他們開始進軍歌壇時,正值英國流行樂壇蓬勃活絡之時,當時的對手有聖女合唱團(All Saints)、跳跳舞合唱團(Steps)和魔法少女合唱團(B*Witched)等等,而老早之前就解散的霸子(Busted),當時在他們經紀公司的眼中都還不成氣候。當西城男孩家鄉的朋友正準備要上大學、要去實習、要學做生意或是要去國外旅行的時候,Mark、 Kian、 Shane和Nicky穿上了西裝,整理好門面,準備要投入為了長達十年、直攻國際流行靈魂核心的頂級音樂企劃而進行的各項工作。結果呢?他們成功了。在他們的年紀到了29到31歲的現在,該是他們暫時休息一下,回歸自我的時刻,藉著沉潛的時光,他們可以好好回顧過往所創下的驚人成就,並且好好考慮要怎麼踏出下一步。

Shane在過去這一年裡,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陪他的家人、他的太太和兩個小孩,偶爾出現在高爾夫球場和足球場。「基本上就是待在家裡休假,這是我從沒有過的經驗。我們的生命像是倒著進行我們同年齡的人的生活經歷。我們從事業有成開始,後來才回過頭來體驗一般人的生活經歷。現在該是我們回到一般人的時刻了。」這次休息讓他有機會好好沉思一下前幾年的西城男孩瘋的現象,同時從外在的角度,也就是讓他們成為全英最受歡迎流行團體的歌迷的觀點,以及內在的角度,也就是他們自己在這幾年的生活點滴,來思考反芻這幾年的瘋狂經歷。

他回想起很多過去的事情,隨便從這四個男孩每天一睜開眼的同時就準備要用他們的流行歌曲征服全世界的日子裡,挑出一個例子,他和Kian曾在西城男孩的第一次巡迴演唱途中互相較勁酒量,這一較勁就較勁了-請先深呼吸一下-六十天之久!「我有算日子。」他說,「都是被Smirnoff給煽動的。我們會在舞台上,從旁邊對彼此眨眼示意:『所以我們今晚要出去玩嗎?』即使在沒表演的空檔,我們也會出去玩。我們就是想玩,當時我們還是年輕小伙子,才19、20歲而已,我們就是愛玩。但是Kian會因為喝太多紅牛而變得有點粗暴。有個有名的事件,有天晚上我們原本只是打打鬧鬧,結果Kian真的打了我。」「每個地方總是有些夜店老闆會主動提出暫停營業一晚,讓我們和工作人員包下整場的建議。」Kian說道,「我們都會接受他們的好意。我們玩得很瘋,會做出站在吧台上跳舞等等諸如此類的行為。」經過這些年,他也已經長大了:「我現在會在我的伏特加裡混入蘇打水,我甚至完全不喝萊姆伏特加了,我已經將它排出我的身體系統之外。」

至於Kian,他在這一年的休息期間經歷了他父親罹患腦瘤的悲劇、和青梅竹馬締結連理的喜悅,以及和西城男孩的經紀人Louis Walsh共同擔任一支新進女子團體的經紀人等等重大事件。「我沒有任何一天會想說:『我今天要幹嘛?』生命把一切事情往我這邊丟過來。」無論如何,「我經歷了很多事情,但我已經準備好要回來了。因為我父親生病所帶來的悲傷,我決定我不要呆呆地坐在一邊沉浸在憂傷的情緒裡,我要回來做我喜歡做的事,因為我喜歡再度去做這些事。我父親因為病得太重,無法參加我的婚禮,之前我們為了要不要延後一年再舉行婚禮爭論了很久,但他對生命的態度就是要即知即行,所以按照原訂計畫舉行婚禮感覺上更能尊重他的意思。跟樂團一起工作也是一樣,這些事情就是會發生在生命裡。」
Nicky也跟Shane一樣走居家路線,在剛開始休息的六個月裡,他跟他的家人-同樣也是太太和兩個小孩-移居到他們在葡萄牙的新居,另外半年則回到他喜愛的都柏林。「我的一對雙胞胎在我休假之初是一歲半,結束休假的時候他們兩歲半,我覺得能看到孩子在這個年齡階段的成長過程,是很幸運的,大部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爸爸沒辦法這樣。這是一去不復返的時光,你可以跟他們建立很好的親子關係。」

Mark在剛開始休假的前三個月裡專心於:「什麼都不做。我很渴望回到愛爾蘭,所以我就回去了。然後四五個月過去,我開始有點慌了,想說一年都快過一半了,我怎麼什麼都沒做。於是我就上網訂了機票,開始到世界各地旅行。如果我沒這麼做,我可能永遠都做不了,我去了泰國、印尼、日本、印度,然後又去參加Kian在巴貝多舉行的婚禮。以前我就去過很多地方,但我想帶(他的伴侶)Kevin看看這些地方,當我到了當地之後,我才了解到之前我看到的大多都只是旅館房間裡的景象。我們這次則一起深入各地探險。」Mark花了很多時間探究更重大的人生問題:「什麼能讓我快樂,還有什麼會讓我難過。有時候你得離開一下,才能仔細思考這類問題。」

如果說西城男孩團員們的生命似乎注入了新階段的成熟度,那麼這休兵的一年正好讓他們有時間能好好發展這樣的成熟度。當他們聚首討論再度進錄音室灌錄新專輯的相關事宜之時,他們已能將那股成熟度注入他們的流行事業裡。「事實上,除非有張我們真的想回到錄音室裡錄製的專輯出現,我們是不會回來的。」Mark表示。「要在充飽電之後回到唱片公司,」Kian説道,「然後說:『OK,我們要再來賣個一百萬張專輯,你們幫我們挑了哪些歌?』然後就去錄下他們要我們錄的歌,這對我們來說是輕而易舉。但我們不要這樣,我們在Mark的寓所裡開會,只有我們四個,我們仔細討論了我們要的音樂,然後走進唱片公司辦公室,告訴他們:『不在這裡錄唱片我們完全沒問題。我們想要開工,我們想要灌錄一張唱片,但如果我們要錄,我們就要錄一張所有歌曲都是我們喜歡的歌的專輯。』」

專輯標題「Where We Are」結果證實頗具先見之明。西城男孩在2009年的立足點跟他們在上世紀末以青少年之姿征服全球流行樂壇時的立足點截然不同:「我們開始想到對西城男孩從來都不曾感到興趣的人。」Nicky表示,「我們想到有人會在電台裡聽到一首歌,然後發現那是我們唱的,他們會驚訝地說:『哇,真的假的?』我們想讓我們的歌曲有特別的感覺,而不是像歌迷們在家裡新添的傢俱的一部分。」

西城男孩以新好男孩(Backstreet Boys)的「千禧情(Millennium)」專輯作為標竿,他們希望能在21世紀做出同等級的流行音樂。「我們從來沒有那種整張專輯裡每一首歌都有潛力當成主打單曲的感覺過。」Shane表示,「那張專輯裡沒有任何一首歌不夠強,那就是我們想在『Where We Are』裡做到的。」這個新的想法正好完美地契合現在的iTunes時代,現在的消費者已經習慣從專輯裡選出三首喜歡的歌,付2.37英鎊聽個一年,然後把其他歌留在某個網站上慢慢熬。「我們現在這個階段,已經到了我們自己,以一個團體來說,能夠了解什麼樣才叫好歌的地步。」Mark說,「那不只是聽別人說然後照單全收,那是我們對於什麼元素能讓歌曲符合一支現代流行團體的要求所具有的直覺。」

專輯錄製工作開始於洛杉磯,這次他們合作的對象是以前從沒合作過的一些製作人及創作人。西城男孩第一首錄製的歌曲是餘韻無窮、紀念去世親友的抒情曲“I’ll See You Again”,這首歌是四位團員最喜歡的歌曲。一種新的聲音就此展開,其中注入華麗、史詩般的音樂景緻,這般景緻介於布萊恩亞當斯(Bryan Adams)的作品、Jim Steinman為肉塊(Meat Loaf)所製作的歌曲以及席琳狄翁(Celine Dion)歌曲中較感動人心的那種風格之間。在我們所熟悉的西城男孩樂風之中,加入了更多新的藻飾。那感動人心、合諧、詩歌般、壯麗、如細火慢燉的音樂,在音樂圖表上的抒情民謠傳統以及現代流行歌曲兩大區塊之間,尋得了準確的交叉點。起伏流轉的鍵盤樂器主題為“Sound of A Broken Heart”的開場打下根基,和聲漸入高峰,使得這張專輯平均地屬於Kian、Nicky、Mark和Shane四位團員。“No More Heroes”的第一段和副歌部份完全沒有打擊樂器的加入,只有用意氣風發的軍樂隊裡的定音鼓,來裝飾第二段中的突破高潮。Mark在“Talk Me Down”裡的主唱表現滲入了情感超載、瀕臨崩潰邊緣的男人的心情,卓越的表現裡隱含了痛擊的感覺。以療癒系背景合聲起頭的“The Difference”稍稍帶點電子樂的味道,而開場曲“What About Now”則略帶搖滾風,這首歌注定要成為在電台大受歡迎的熱門歌曲。「Where We Are」展現出明顯的西城男孩風格,而且不只如此。

西城男孩們對這張專輯擁有更多主導的感覺。「我們再度努力爭取主導權。」Mark表示,「我們把害怕失去既有成就的恐懼拋開,我們跟全世界任何一支流行團體一樣棒,但在挑選歌曲時,我們必須學會說『不』。」「我們為這張專輯所進行的相關工作是長期性的。」Shane說,「希望我們可以一路為這張專輯宣傳到2011年。我們已經不考慮時間間隔有多長了,我們甚至沒去想何時要灌錄下一張專輯。我們要到處巡迴表演這張專輯裡的歌曲,前往任何一個想聽到西城男孩歌曲的地方表演,我們還有很多的活力。」

看來他們將表現出很多成熟的活力。就他們的情況而言,休息就跟改變一樣地有益。「Where We Are」展現出西城男孩最棒的表現,他們的狀況好到足以準備好要展開他們精采故事的第二章了。

2009.11

創作者介紹

西城男孩官方部落格

west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mandy
  • 好讚喔!!
    新專輯我預購了兩張呢!真期待星期五的到來!!

    也希望西城男孩的巡迴演唱會可以來台灣!!
  • TOTOKO
  • World Of Our Won??
    打錯了吧?應該是World Of Our Own
  • SEB
  • 封面歌名怎麼跟CD內歌名不一樣 (P.S. 因為我是放在電腦上播放 所呈現的歌名和封面所印的不一樣)